云遥

一个月更选手。

求不催更【捂脸】我一定会更的!!让我……让我再浪几天……【小声逼逼】

1 1

【曦瑶】闲客(上)

去也匆匆,归也匆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、


姑苏秦氏有三女。

长女秦玉阮,名如其人,生性温软和顺,身无一技之长,容色亦不是上等。次女秦玉湘,仰仗天资为人高傲,一双软剑动可惊风,袖中柳叶镖出则定胜局。小女秦玉裳,天真活泼,容貌倾城,最得父亲欢心。

若要追根溯源,秦氏其实还算是蓝氏的旁姓宗门。只是年岁久长,再重的亲缘也会被时间冲淡,到如今,已连每年新春才有一次的家宴也给舍去了。

这一年却有些不同。

其一是,虽淡了家族交情,秦氏的这一任宗主却是蓝启仁读书时候的同窗,兼之射日之征时同谋过大事,二人关系非常之好。蓝启仁...

说来,蓝启仁差不多是上一代那些人里唯一活下来的了,想想这一辈,三尊里的蓝曦臣,他的余生是怎样?那么蓝启仁的余生,又是怎样?坏人虽有坏处,未必没有可念之处,而他的兄长,他的好友,他的许多故人,都已长眠地下。是敌是友,都是再也见不到了。

......啊我好喜欢上一辈的双璧和双杰_(:з」∠)_要不写个孤衾的姊妹篇?就叫孤坟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毕竟江枫眠和魏长泽,都死了,不是吗:)

 @由木_ 你是阻止不了我的!

6 49

【姑苏蓝氏】孤衾

@由木_ 我的柚,有糖同享有刀同当,嗝。

写一点关于青蘅君和蓝启仁的故事。

私设满天飞。

青蘅君,字蓝珩煦,名蓝遣。

蓝启仁,号祗明君,名蓝忻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其实蓝启仁小的时候,是个挺乖巧的团子。

稍大他几岁的蓝珩煦拿着糖逗他:“叫声哥哥来听?叫了我就给你吃。”

蓝启仁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父亲说了,不许我这么叫。”

“哎呀,我不说,你不说,爹爹怎么会知道?”蓝珩煦晃着那颗糖锲而不舍,“叫嘛,难道你不想吃糖?”

蓝启仁在眼前的诱惑和长辈的威慑之间摇摆片刻,败下阵来,鼓了鼓腮帮压低了声音:“哥哥。”

“阿忻真...

【曦瑶】东篱

 @由木_ 生日快乐!!!给你一颗糖=w=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、


蓝思追这日来到寒室的时候,神色有些不安。

“怎么了?”蓝曦臣含了三分浅淡的笑意安抚,“思追如今行事稳重许多,甚少见你这般神情。”

才说了这句话,他便瞧见对方手里端着的东西。

白瓷小碟底部涂了层薄薄的油,上头放了三块色泽莹润的软糕,再佐以桂花和糖粉,香气微微,精致无比。

必不会是云深不知处的厨房所出。

蓝思追看出他的疑惑,心知自己该解释些什么,想想这一情状的由头,又觉得哭笑不得:“泽芜君,这是我一位师弟做的,他说,近日起了秋...

【曦瑶】我觉得我未婚夫不喜欢我

现代PARO,摸鱼,瞎写。

妈耶看完自己都感觉这算个什么皮皮虾的论坛体.....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L素之

第一次用论坛,不太习惯,中心大概就是标题吧,希望大家多多关照,替我想想办法。


2L

前排吃瓜,这题目看起来就很刺激啊。


3L

刺激吗,我觉得很平常吧,这年头结婚还有多少是因为真心。


4L

楼上莫名怨气,楼主具体说说,你跟你未婚夫什么情况,这问题也太抽象了,你不说清楚我们帮不了你呀。


5L素之

那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一个商业世家的独女...

【曦瑶/忘羡】云深二三事(六)

云深二三事(一) 云深二三事(二) 云深二三事(三) 云深二三事(四) 云深二三事(五)

全篇CP是曦瑶忘羡追凌。

半架空轻微KUSO,就是想写个宗主夫人。

我上次更这篇可能是去年的事.....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7、家规事件


最近云深不知处出了一件怪事。

事情是在一天早课被蓝思追发现的,那一日轮到蓝曦臣来带他们,只见泽芜君领着学生们翻开书卷,指出几页让他们誊抄三遍,然后便在讲台上自己坐下,拿出什么也抄了起来。

蓝思追抄得快,不过半个时辰就已...

天官赐刀请大家了解一下……不是,赐福,打错了。

双玄超萌,也超甜:)

7 25

给唐门刷了套这个,虽然是个功力才2.6的小号也不怎么玩……但是谁让我中意金光瑶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【。

2 49

【曦瑶/忘羡】破产宗主(一)

重温破产姐妹的时候想的一个迷之脑洞。

又名修仙界史上最严重的一次金融危机......

文风吧大部分时间都很轻松,理论上是没有扎心的,可以放心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、


金光瑶再次遇到蓝曦臣的时候,他正在给一个书生点菜。

是个穷酸书生,衣服破破烂烂,包袱里只放了几本书和一点碎银,看了半晌墙上的菜单,仅仅要了一盘花生米。

金光瑶一边微笑着记下,一边暗想,今天怕是不会见着比他还穷的人了。

抬头就看见了朝自己走来的蓝曦臣。

一时间,金光瑶脑内刷地冒出了若干形容词。

面如冠玉玉树临风眼若明星相貌堂堂温文尔雅品貌非...

 
1 / 23

© 云遥 | Powered by LOFTER